大流行下萎靡的旅游业,能否靠数字藏品提振?

admin 43 0

大流行下萎靡的旅游业,能否靠数字藏品提振?-第1张图片-欧易交易所-okex交易平台
作者 | 布兰   出品 | 奔跑财经

下,外出旅游是一件“危险”且“奢侈”的事情。

自大流行爆发以来,受到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要数旅游产业。旅游业因其自身有着脆弱性、季节性、波动性的特点,产业效益浮动较大。

此外,旅游属于非固定消费,在人们的消费选择中不是必需品。所以旅游业相比于其它行业,存在着极大不稳定性。

大流行下的旅游业,可以说备受打击。2019年,国内旅游60亿人次,收入5.7万亿元;入境旅游1.4亿人次,收入1300亿美元,总收入6.63万亿元,出境1.5亿人次。2020年,总体下降下降70%,入境旅游和出境旅游全面停顿。

2021年,国内旅游恢复到2019年的六到七成。

但是对于普通大众来说,现在外出旅游依然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因为我们很难知道大流行会在何时何地爆发,而且一旦有确诊病例出现,那旅游人群很可能要面临滞留的无奈。

封控之下,不仅会影响到个人的旅行体验,更会让自己的旅游计划外支出大幅增加。

而数字藏品的出现和火热,开始助推出新的商业模式。

目前,“数字藏品+”模式大受追捧。各行各业纷纷推出拥有独有特色的数字化艺术藏品,借助区块链技术在多个数藏平台上出售。往往一经推出,即被抢购一空。

拥有人文、自然景观资源的旅游产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当数字藏品对其赋能加持,又能够为大流行下萎靡的旅游业带来哪儿些利好呢?

一、增加创收

原有旅游产业的收入形式较为固定,基本以门票收入为主。其它收入形式多为游玩体验相关服务,如餐饮服务、住宿服务、乘车服务等,再有就是附带售卖如景区吉祥物玩偶、旅游工艺品、纪念品等实物。

以上收入形式的最大需求点就是客流量,即游客必须亲身到达景点才会进行相关消费。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对旅游的内容和形式也有了更为迫切和多元的需要。

“Z世代”的国潮文化消费、“乡村游”、“亲子游”、“康养旅游”、“夜间游”等为代表的“微度假”成为2021年旅游市场上的新潮流,而2022年具有特色的主题类别项目更是有待挖掘。

可见,后大流行时代开始塑造新旅游消费人群。人们对于旅游的认知也不仅仅只停留在实地“看看”,而是逐渐注重体验感。

数字藏品作为新的数字艺术形式,不仅新颖独特,而且对特定的作品、艺术品能够生成唯一的数字凭证,兼具收藏和社交功能。

目前已有多个著名景点推出数字藏品,如圆明园在七夕节推出“创世徽章”、“并蒂圆明”两款数字藏品、河南博物院推出3D版数字文创“妇好鸮尊”、苏州虎丘推出“苏州市虎丘山风景名胜区”系列数字藏品、厦门发行“鼓浪屿日与夜”系列数字藏品......

如果以“妇好鸮尊”为例,该数字藏品在鲸探平台上挂卖,限量一万份,每份19.9元,那么仅这一种数字藏品的收入就在20万元左右。

大流行下萎靡的旅游业,能否靠数字藏品提振?-第2张图片-欧易交易所-okex交易平台

至于其它旅游景点推出的数字藏品售价不一,但据笔者查阅,多数藏品在售卖当天即被抢购一空。

自数字藏品火热以来,最受争议的要数一款名为“敦煌飞天”的数字藏品。作为支付宝首发且具有敦煌景点文化的数字艺术藏品,后续竟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被挂出近百万的转售天价!

尽管其中多少蕴含着噱头加炒作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的是,数字藏品迷们对我国传统历史文化艺术价值的高度认同感。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当国内众多旅游景点结合自身旅游资源,毋需多少二创加工即可打造出受众喜爱的数字藏品。

而一旦这些数字藏品的制作、发行、出售、转赠等流程形成规模化、常态化,那么仅以当前数字藏品的受欢迎度及售卖收益来看,就已经是一笔极其客观的收入。

今年7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规划指出将支持龙头企业探索 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 NFT 等资产数字化、数字 IP 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

可见,数字藏品的未来前景十分光明广阔。旅游产业打造特色数字藏品,也将会是一条新的商业创收之路。

二、提升品牌知名度

旅游景点与其它商业产品一样需要进行广告宣传,以此来获取受众面和关注度。

每年的寒暑两假以及五一、十一长假都是人流出行的高峰时间段,而在此之前的景点宣传工作就十分重要。

譬如各大城市景点在电视上推出的宣传语就成为城市名片,好的宣传语甚至成为人们的出行选择重要参考。经典的广告语如“塞上明珠,中国银川”、“七彩云南,梦幻丽江”、“道教祖师天师府,丹霞仙境龙虎山”......

以往的广告宣传有线上、线下方式,常见的有影视广告、纸媒广告、户外广告等。而数字藏品的出现将成为旅游景点对外宣传的又一种创新形式。

对于数字藏品而言,无论是出于收藏、鉴赏还是社交娱乐的目的,对于产品本身来说都是一种无形的宣传推广。

一件制作精美、内容独到的数字藏品经过点赞、收藏、转发后自然会获得极大的流量关注,而且一旦成为关注热点,很可能会造就爆款产品。

湖北省博物馆首个数字藏品“越王勾践剑”限量万份,60万人在线抢购,3秒内售罄;西安曲江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的“○宇宙·千宫系列”3万份数字藏品9分钟内全部售罄,总营收超过60万元......类似案例不在少数。

大流行下萎靡的旅游业,能否靠数字藏品提振?-第3张图片-欧易交易所-okex交易平台

这些既有景观特色又有传统文化底蕴的数字藏品不仅会给旅游单位、企业带来极大的收入,更会无形中起到品牌形象的营销推广作用。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尚不足百家。而到5月份,平台数已经超过330家。阿里旗下鲸探、腾讯旗下幻核、网易星球数字藏品、京东的灵犀、百度超级链、数藏中国等都是国内比较有影响力的数字藏品平台。

可以说商业机构有着对优质内容、知名IP的热烈需求,旅游景点也有着品牌推广宣传的需要。数字藏品的的广阔市场,将会促成双方的合作共赢。

三、拉动商业合作

上文提到,数字藏品的火热和流行将会推动数字藏品平台与旅游景点的合作。但这只是最初步的合作方式,当旅游景点的独特IP打造成功、获得游客关注后,未来会有更深层次的商业合作。

例如社会公司企业对景区商业活动赞助、冠名权以及店铺招租等,而包括景区游乐项目设施、餐饮、酒店、交通、工艺品等等在内的二次旅游消费亦能得到拉动。

景区推出数字藏品,数字藏品帮助引流,带来关注度,而游客量又将会引来资本注入。当资本大量进入后又可以尝试景区房地产的开发,打造生态住宅区。最终形成商业闭环,流通产业链。

大流行下冷淡的旅游业尤其需要持续曝光度才能巩固品牌形象、受众群体,而市场上的众多企业在意的是景区能够为公司带来多少收益,因此数字藏品对景区而言更大的意义在于留住企业的商业合作好感和倾向。

只有社会资本进入旅游业之后,旅游景区才能不断扩展业务范围,打造更加新颖、独特的景区服务。

网红景区打卡点、网红旅游项目、网红旅游人物等都是通过网络数字化形式推广流行开来,如每个景区的特色地标景观、漂流滑翔、大唐不夜城不倒翁小姐姐等等,深受各类人群的喜爱和追捧。

大流行下萎靡的旅游业,能否靠数字藏品提振?-第4张图片-欧易交易所-okex交易平台

而以上各类网红旅游内容都可以制作成数字藏品的形式进行推广销售,又将是会对景区资源的一种丰富和宣传。

四、总结

大流行爆发至今已经三年之久,虽然各界依然严肃认真对待,但人们已经渐渐学会并习惯与之常态化相处。此外,大流行终有结束的一天,而且相信特效药也会研制出来。所以旅游产业的惨淡景象只是一时的,作为“朝阳产业”,未来也必定会随着大流行的退散而好转。

目前国内禁止对数字藏品进行售卖、炒作、场外交易、欺诈等非法行为,但截至目前,国家尚未出台明确的数字藏品领域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

而不久前上海市出台的《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也让人们看到了数字藏品产业化发展的未来希望。

所以可以将数字藏品看成是一个新兴的市场和风口,尽管现阶段还不成熟,商业模式、产业链条、市场规则等都还有待建设。但旅游业结合数字藏品这一模式,无疑是对景区文化和旅游资源数字化、商业化的有力推动。

标签: 区块链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